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真遥】花魁街杀人案 转1

 “你我之间的相遇不是奇迹,而是互相吸引而产生的必然。”

想要传达出这样的感觉。

武士真琴x琴师遥,私设成山注意!!(高亮)

------

两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街上。街边的摊铺有些在卖章鱼烧之类的小食,也有大嗓门的摊主吆喝着自家的清酒有多清冽。经过章鱼烧铺子的时候刮起一阵小旋风,把几片装在浅盘里的柴鱼片吹到他的和服上,呼扇呼扇的,像蜻蜓的翅膀。他面不改色地把它们摘下来,在半空中松手,看着那些柴鱼片再一次随风而去,很好,这次没沾到另一个人身上。

遥觉得自己很久都没有出门了,可昨天才在这条街上走过,听过同样的吆喝,身边的人也是同一个。

明明早上的时候还在想着不要出门,不想被路上的人指指点点,现在来到了大街上之后却注意到根本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这个发现让遥的步伐都变得轻快了不少,和真琴前后隔着半臂的距离左右。

像这样和人一起在街上闲逛还真是久违了。

糕点铺里飘过来稠鱼烧里的红豆馅的甜香,奇怪的是,之前一直对这个味道没有任何感觉的遥不知为何慢下脚步,轻轻抽动鼻子,试着分辨出香味飘来的方向。

遥仔细闻了半天也没闻出个结果,四周都是红豆的味道,夹杂着烤鱿鱼的烟熏味和浓郁的酱汁味。

真琴早上买的红豆馅饼倒是很好吃来着。因此生出了想吃稠鱼烧的想法,可现在找不到店铺的位置,只得做罢了。遥想继续往前逛一小段,回头叫真琴跟上的时候,原本离自己只有半臂之遥的人早就不在原位了。

奇怪,就算是有突发事情要离开也要提前说一声吧。再说了,他就不怕我会趁现在跑路?

遥站在原地等。就等一会儿,他想。

幸好,一会儿不到的工夫,左肩被人拍了一下。遥以为真琴会从他的正面出现,险些被这轻轻一拍吓得一激灵。回头看去,果然是橘真琴,两手各有一个浅驼色的油纸包。纸包底部被油浸得有些透明感,白气从开口的地方冒出来,一看就是刚出炉的。

真琴攥着油纸包的上半截,生怕把更多热气放出来,也可能是怕捏到里面的东西。

“久等啦。”他塞过来一个油纸包,掌心红通通的,多半是被热气呲到了。

遥接过来,打开纸袋一看,竟然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稠鱼烧!

“你怎么知道的?”遥惊讶道。

“恩?知道什么啊?”

“你怎么知道我想吃……”

真琴两眼一亮,“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

看来他只是凑巧去买的,心有灵犀变成巧合的一瞬间有些打击人。遥小心翼翼把香气四溢的稠鱼烧挤出纸袋,在鱼嘴的位置上咬了一口,嘴唇碰到了热腾腾的红豆馅,果然还是很烫。

另一头真琴也下了第一口。他咬的比遥要大一些,连带咬到了馅,烫得他扭曲了面容,连忙用空着的那只手捂住嘴巴“呼呼”地吹。

遥这两天没少见他犯糊涂的一面,看见这一幕也没什么意外感。

只是他要是在谁面前都这样的话那可就无药可救了。毕竟真琴既看着稠鱼烧出炉,又拿了一路烫人的油纸包,应该比谁都清楚馅有多烫才对。

冒冒失失的。

一个稠鱼烧下肚后,七濑遥饱得七七八八了。这条街再走下去是住宅区,没什么好看的,所以他和真琴提议往回走。

真琴的舌头被烫麻了,说话的时候有些大舌头,遥听他说话也费劲,索性不再难为他。

看见他这样,遥总觉得前两天的气都白受了,这人哪还有半点成熟稳重的样子?

两人慢悠悠地走,偶尔停下来看看摊铺上新奇的小玩意,一路上走走停停。真琴对这些铺子感到好奇,但是可能是自己在身边的缘故,他并不会主动走上前去看。所以每当遥注意到他对什么东西感兴趣的时候都会走到那个摊铺前停一会儿,和老板点个头,然后假装看摊子上物件,实际上是想满足一下真琴的好奇心。

果然,等快要走到云曲屋的时候真琴的心情很好,步伐轻快有力,舌头也不疼了,开心地说着小摊上有趣物件的做工和设计。

遥听着他欢快的语调,心里也很满足。自己好久没有这样出来逛街了,大多数时候都是窝在房间里抚琴,除此之外就是出门买弦,路上也不会太东张西望。尽管偶尔大户人家也会请他去府上演奏,单独上街的机会还是少之又少,何况是和另一个人一起呢。

他一向不太喜欢聒噪的人,相处久了总会觉得烦。真琴的话并不少,但是他一向很有分寸,也不会自说自话,偶尔引导着遥说出自己的观点,然后两人再顺着这个话题扯到另一个话题上。

不得不承认,和真琴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也像打开了话匣子,不过只是和平时的自己相较而言。和贵澄比起来,他还算寡言少语。

 

云曲屋的前门站了个熟悉的笔挺身影,是山崎宗介。

他来做什么?平常不是能不出面就不出面么。

况且真琴早上才刚刚和他见过,回来之后便和他出门闲逛,所以一定不是真琴叫他来的。这么着急地过来等着,八成是案子有新的进展了,想到此处,遥加快了脚步。

待走到了距离山崎四五步远的地方时,注意到真琴停了下来。

“真琴?”他疑惑道。

真琴理应走在他前面才是,难道两人上午吵架了?

“真琴?”同样的音节,却是出自山崎的口中。他诧异地看了一眼遥,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真琴。

山崎宗介挑挑眉,道:“哟,你们一起上街了?”

“你来做什么?”遥无视了他的带着讽刺意味的“哟”。

“怎么就我这么不受待见?”

“切”了一声,遥没再搭理他。

“我不是来找你的,”山崎恢复了平时正经而有威压感的语气,随即冲真琴道,“真琴,你杵在那做什么?”

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遥回头看去,真琴像是回过神,垂下眼帘走过来。

“遥,我晚点回来。”

真琴在遥身侧站定,脸上的轻松的笑意现在已然看不出一二分。

“随便。”

语毕,遥朝云曲屋的前门走去。

饭点刚过不久,酒足饭饱的客人三三两两从大堂里走出来。

遥打算穿过大堂径直回房间。

都不知道那家伙来干什么就决定留在那,真不愧是搭档,遥撇撇嘴。

“这次很快啊,一周都没用上就把人骗到手了?”

山崎的音量不小,没走出去几步的遥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他顿住脚步,等待真琴的愠怒的反驳。等了几个呼吸,身后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传来。

遥深吸一口气,继续朝前走去,步伐比刚才快了许多。

这回终于听见了真琴的叹息声。

今晚不会给他开门了。

未完待续

ps:章节标号不伦不类的哈哈哈哈,只能想到这个份上了。继续打滚求评论!!

评论 ( 7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