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花魁街杀人案 转3


过渡章,有点无聊,但是就快揭开真琴和遥的初见了。
架空架空,文里的京都不是现实生活中的京都。可以理解成京城的感觉。
---------

经过询问,遥得知了御子柴口中的"江的哥哥"的身份。他叫松岗凛,是城里另一和川岛家的地位财力旗鼓相当的大户的武士。小时侯家乡战火不断,一家人在逃走时不幸失散,母亲在妹妹走失几个月后便郁郁而终。从此他更是执着于寻找江,没钱时便去当地的大户人家当保镖,短则几日,长则大半个月。

这么多年过去,终于在京都这里打听到江的消息,两人得以相认。

江三两下概括完自己和哥哥是如何相遇的,她心中急得慌,尽管知道橘真琴此时在解决自己的麻烦,但是她还是担心这个藏身点会被发现。

"遥君,还是快行动起来吧!"

"可..."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再耗下去咱们都得死。我家弟弟应该快到了,他来了之后立刻和他走。"

正说着,大门处传来"咚咚咚"的拍门0江浑身一颤。

"这臭小子,说了轻点敲门。"

御子柴大步前去开门。江还是显得很紧张。

她示意遥赶紧躲到床底下,并把被子拉下半截,使其垂下,遮住床沿。

遥神色复杂地照做了,他的后背贴着墙。头对着的镂空木雕花床架旁边恰好放了个半身大花瓶,也不知是江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特意放在那里还是只是巧合。总之这个位置用于藏身实在是再安全不过了。

远处传来人的交谈声。其中一个人的嗓门挺大,但却不是御子柴,不,应该说不是御子柴清十郎,因为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压低了声音说话。

声音越来越近,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清十郎的责骂声。江这才松了口气,朝床下小声道:"好了,遥君,外边安全!来的是百百君。"

百太郎摸着自己被哥哥拍了一把的头顶,哭丧着脸道:"我只是想表现地自然一点啊,要我像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嗒嗒"地敲门才显得更可疑好吗?"

他一进门,恰好就看见正从床底下往外爬的遥,吓得张嘴就喊,幸好旁边的清十郎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弟弟的嘴,这才避免他惨叫出声。

床下的灰积得不厚,但还是弄脏了衣袍。遥没有很在意,若是如清十郎所说,自己现在还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还在意什么衣服呢。

只是自己所有的财产和心爱的琴都还在云曲阁,一想到此次离开,以后就再也不能回京都,心中难得生出落寞之感。这种感觉,到底多少年没有体会过了。上一次,还是小时侯的事了。

这也代表着和橘真琴的永别吧。

遥不懂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起橘真琴,他苦笑着甩甩头,想把这个身影从脑海中甩出去,却越来越清晰。

"你就是七濑遥先生吧?抱歉抱歉,我刚才啊被吓了一跳。"百太郎笑着说。

房间里气氛不能说凝重,担总归是有一丝紧张感的,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这么天然,真不知道是该说他心态好还是没心没肺。

"没事。接下来请多指教了。"

"啊啊,别这么客气!!也请你多指教!"他夸张地鞠了一恭。

江看见这个情景,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终于染上了点笑意。还没维持一个呼吸的是时间,她便又神色紧张道:"时不宜迟,快走吧!"

她转头对遥道:"遥君,这是我的一些私房钱,我知道你的钱财都留在了云曲阁,这些你先拿着用。"

江递来一个精致的鹅黄素色暗纹刺绣钱袋,看上去沉甸甸的,估计够奢侈地过上一两个月,若是节约一点的话,可以撑过小半年。

"谢谢你,江。" 遥接过她的心意,"我的钱袋在床边的桌子从上数第二个抽屉里。你翻一下就能找到,不介意的话,可以随时找人取来用。"

"放心吧,浪费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遥和百太郎稍作了下变装。百太郎换上了船夫的旧衣服,遥则换上了御子柴的便服。尽管尺寸稍微偏大了点,但总比穿着自己时常穿的行头安全得多。

临走前,江不放心道:"遥君,百百君,不该省钱的时候千万不要省啊!"

"放心吧,江桑!有我百太郎在,七濑先生一定会平安到达南方的!"

"那就拜托你了,百百君。"

手里有了钱,担忧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一些。自己还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稀里糊涂地就出逃了。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给橘真琴添麻烦。

打住打住。

想那个人做什么,好不容易可以逃过他的监视了,自己心中应该充满对光明未来憧憬才是。好不容易可以从这个漩涡中脱身了,他想。

天还是黑的。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的样子。

两人趁着夜色走到里御子柴家最近的岸头,那里泊这一艘简易的篷船。京都不近海,即使有一条贯通南北的大运河,造船业也并不发达,因此这么一条船算是价值不菲了。

御子柴为了自己,算是下了血本。

遥帮忙解开绕住桩子上的绳结,和百太郎一起把船推入水中。两人踩着岸边的水上了船后,百太郎从怀里掏出打火石和火折子,准备照明。接着火折子的光亮,他东摸西摸,从一块假甲板的下边翻出来了两盏煤油灯,几只长蜡烛,还有些不易变质的干粮。

"哥哥说他还在船上放了张渔网和一口小锅,这下就算不能靠岸也不会被饿到了!"

"是吗,那太好了。"

因为要节约使用,百太郎只点燃了一盏煤油灯,接着把剩下的火折子和打火石分开放在了不同的地方。

"现在太黑了,没办法划船,咱们轮流睡一觉,等能看清了再说吧。"

遥没有异议。他心里有些乱,睡不着,所以便让百太郎先去休息。

船随着水流不知飘向何处。

"哗哗"的水声丝毫没有影响到百太郎的睡眠。也许是离着岸边近的缘故,草丛中的蟋蟀声还能够听得很清楚,还有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猫头鹰的声音。这些平常晚上都能听见的声音夹杂着水声,竟有种诡异之感。

遥虽不怕鬼怪,却还是被这周遭的黑暗搞得心里发毛。这大概是上次被关进仓库的后遗症。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小小的煤油灯上,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如果真琴晚上有回去,那么肯定发现自己不见了,说不定正到处找人呢。糟了,万一他想到自己是要出城,那么应该很容易就猜到是要乘船的。毕竟排除走城门这一选项,就只剩下水路了。

遥赶紧灭了煤油灯,假装这是一艘空船。

可是也许已经晚了。不远处,是岸边的方向,有人举着火把跑动。看起来是来追他的人。

对方徘徊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离开了。遥悬在嗓子眼儿里的心平复下来。

接下来的这两个时辰里,再没有人追来。等题天蒙蒙亮,百太郎才睁开睡迷糊的双眼,眨巴两下。

"啊!说好一个人睡一个时辰的!七濑先生真是的,怎么不叫醒我?"

"反正我也睡不着,你别在意。"

他们接着微弱的晨光,观察起周围。这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顺着水流走出去好远了,岸边变成细细的一道线。

暂时算是安全了。一旦心情放松下来,就会感到肚子饿,这两人也不例外。他们吃了些干粮,又用锅煮了些清澈的河水喝。

因为准备还算充分,这么下来并没有什么亡命徒的感觉,反倒像出门采景的人。

"七濑先生,你去睡一会儿吧,这里有我在呢。"

"我们没差几岁,叫我遥就可以。"

遥被他提了这么一嘴,吃饱喝足后自然而然就生出想要小睡一会儿的心情,便没有拒绝。他把胳膊枕在头下睡着了。

遥没想到,自己会梦见那么多年前的的事,也没想到梦里的人竟然是他。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