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Take Your Marks01

看了第一话真琴做梦的那一段之后的一点感想:
起初并不知道真琴是在做梦,看到他熟练地做饭的样子还吓了我一跳,想着真琴怎么把遥的活儿给抢了。
梦见和遥同居,梦见自己轻车熟路地给他做饭,真琴难道你每天都在想这些吗?!23333
接着就是一直背对着他的遥突然脱起衣服,冲向阳台,真琴着急忙慌地跟出去,却看到被水淹没的东京,镜头一转,变成了竞泳的场地。真琴喊着遥的名字,但是遥始终没有回应,纵身跃入水中。
按理说真琴已经看惯了这一幕,可是这次却十分慌张。身上还穿着便服就想跟着遥往水里跳。起跳台也是他站过无数次的地方,没想到却被绊倒了。他呼喊着跌入水中。
梦醒了。

这个梦说明了好多东西啊。我试着说一下我的理解。首先是遥的背影,和遥显得冷淡的回应,和真琴高兴做饭的样子形成了对比。这里应该是表示真琴对新的生活充满期待的同时担心两人会因为选择了不同的路而疏远。

真琴被起跳台绊倒的那一段也充满暗示,他深知自己无法和遥一样走上竞泳的道路,和遥比了200米自由泳之后,他明白他不能成为遥的对手,不能够像凛一样和他一起在更大的舞台上游泳。同时虽说他对竞泳本身并没有什么执着,对自己的未来的设想也充满期待,可是担心和遥之间的距离会因此疏远的心情却一直都在,不管他自己有没有意识到,我想他肯定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承认(具体原因待会儿说)。

他从小便和遥一直在一起,中途经历了分班,那时候两人的内心也都忧心忡忡过啊hhhh可是一直以来彼此所走的路都没有很大不同(学生的身份,都是游泳部的部员)。这次是他们第一次选择不同的方向,他们心中的不安身为旁观者的我有很深的体会。

接着真琴梦醒之后来说。他睁开眼发现列车里只剩下自己和遥两个人了。一般情况下来说,列车到站之前遥就应该把真琴叫起来才是,可他没有。他或许知道真琴在做梦吧,真琴有没有可能在梦里喊他的名字呢?(我还画了张小破图,感兴趣可以点我头像去看ww

遥大概是知道真琴做了噩梦的,因为他问了:"没事吧, 真琴?"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真琴醒来之后的表情不太好,他出于担心问的。

真琴醒来之后的反应是:这做的是个什么梦啊。他对遥的决定当然是百分百支持,因此梦见对遥的决定感到不安时,他觉得是错误的。他内心否定感到不安的自己。这种感觉要怎么形容呢,就像是知道彼此之间有着无法解开的羁绊,可还是控制不住担忧,而这份担忧像是代表着自己不信任这份感情也不信任自己和对方,是对两个人长年积累下来的感情的背叛。这么说或许有点夸张,但是差不多是这种感觉。这也正是能够说明遥在真琴心中的重要性吧。

这让我想到第二季两人吵架之后,真琴发信息还是打电话来着,叫凛劝劝遥。真琴自己无法开解遥,因此求助于凛,他的心情应该是很复杂的。明明相信自己和遥之间有着最深的羁绊,却无法在关键时刻成为他的支柱,无法带他走出迷茫。所以他才会在遥在澳大利亚的哪段时间露出如此寂寞的表情。虽说遥在另一头也不好过就是了。

好,回到TYM。遥朝着真琴伸手的那一段也很有深意。真琴梦见自己跌进水里,而梦醒后遥朝着自己伸出手。平时都是真琴向泡在水里的遥伸手的。因此场景在此处有些重叠了,像是梦境和现实的交汇,现实中的遥对着梦中溺水的真琴伸出手一样。所以现实中真琴会心一笑。他一定在为两人的心有灵犀感到开心吧。

先这样!有什么想补充的之后再说!大家一起来讨论呀w

评论 ( 26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