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真遥】只要你朝我走来

一发完结,清水w

双向暗恋

遥的内心戏丰富hhhh

小甜饼!!

 

--------

 

橘真琴按掉了吵个不停的闹钟,睡眼惺忪的掀开被子坐了起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

真困啊,他想,遥应该也起来了吧。

一切都准备完的时候,剩下的时间也并不充裕了,他最后照照镜子,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东西,对着屋内喊道:“我出门了!”

“诶?真琴,你的便当没带哦!”

“遥和我说今天不用带便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啦。”橘真琴笑着摸了摸自己后脑勺上微微睡翘的头发,弯腰穿好了鞋,“总之,我先走了。”

他站在家门口等,像往常一样,等着七濑遥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走向他。

然后他们两人再并肩谈笑着去上学。

他们会聊班上同学的趣事,社团里训练的项目,昨晚吃了什么,睡得好不好。七濑遥给的回应并不多,可橘真琴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足足等了五分钟,还是不见那人的身影。橘真琴无奈的摇摇头,小跑着到了七濑遥家里。他轻车熟路了进了房间,然后直奔浴室。

 

可七濑遥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穿着泳裤泡在浴缸里像条鱼一样咕噜咕噜地吐泡泡,也没有在他打开浴室门的一瞬间把头从水中扬起来,再从容帅气地甩开粘在脸上的头发。

 他又去到卧室,才在那里找到了把自己裹得像个花卷一样的七濑遥。

“遥?”他轻声唤着他的名字,把手贴在了遥稍微有点出汗的额头上。

有点热,发烧了。

橘真琴把被子给七濑遥好好盖上,又给他量了一下体温。

38.2℃

看来得向学校请假了,两个人一起。

 

 他在厨房手忙脚乱了半天,终于煮出来一锅像样的粥。他盛了一碟自己尝了一口,不错,虽然没有妈妈煮的那么香,但起码没有糊味。

于是心满意足地端着那只上面印着只青花鱼的瓷碗朝卧室走去,然后在厨房门口差点没撞上迎面走来的七濑遥。

“真琴,是你在煮东西……啊……”七濑遥及时往后退了一步才没让冒冒失失的橘真琴把粥撞洒在他胸前。

“呼呼呼……幸好幸好”橘真琴也被吓了一跳,然后有些不好意思道“啊,遥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了?我煮了粥,快来喝吧。”

七濑遥接过橘真琴手中热腾腾冒着气的粥,“你怎么没去上学啊?”还煮粥……恩……看样子还是可以喝的。

后半句在心里过了一遍。

“我不太放心你一个人在家,话说怎么会突然发烧啊,明明昨天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他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你还叫我不要带便当,搞得我以为你会做给我吃。”

橘真琴低着头在收拾被他折腾得狼藉的厨房,台面上撒了些米,还淋了几滴米汤,光是盛粥的勺子就用了两把,再加上莫名其妙出现在那里的好几个碗,这些东西够他收拾一会儿。

他觉得奇怪,怎么会用到这么多东西,然而事实上回过神来的时候它们已经在那里安安静静地呆着了。

他眼角微微下垂着,脸上带着点无奈的笑意。

七濑遥想,这样子叫人看着都想带他出去散步了。

波光粼粼的湛蓝的海面上倒映着余晖,人影寥寥的街道旁,橘真琴拉着他的手在沙滩上跑着,撒欢,在他跑累了的时候,他可以假装冷着脸说一句:“真琴,慢点。”然后就能看见那个傻大个带着点恶作剧的笑,说:“好的,小遥哥哥。”仿佛橘红色和玫瑰色交织融合的光轻轻笼罩着那人的轮廓,铺洒在他不算太长的睫毛上,柔和了他分明的棱角。这时候也许会有路人骑着自行车经过,按响把手上的车铃,让在路中央蜷缩成一团睡懒觉的大白猫挪个地方……

 七濑遥因为自己的幻想而微微红了脸,然后有些不舍地停了下来,端着碗走到餐桌旁坐下。

“抱歉。”他不想让真琴知道他是因为凌晨泡了冷水澡才会发烧的。他也的确是想给真琴煮绿咖喱当做便当。想到这里,他赌气般的大口吃了两口粥,结果被烫的流出了眼泪。

遥快速的呼气,想让嘴里灼痛的感觉消下去一点,但似乎没起什么作用。

都怪那个梦。

他气鼓鼓地想道。

想起那个梦,七濑遥不禁又脸红起来,甚至有些惊慌。

真琴一脸委屈的快哭出来的表情,泪花在眼眶里一圈一圈的转,梗着嗓子带着哭腔喊着他的名字,身下的动作却和那柔和低哑的嗓音迥乎不同。真琴低声喘息着,有些粗暴地在他体内进出,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握住精瘦的腰肢,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点点红痕与浅浅的齿痕……

 

“遥?发什么呆呢,要是困的话,就先去睡一会儿吧。”橘真琴的手在眼前轻轻挥动。

手……手?!

他突然回过神来,猛地挥开橘真琴的手,“干什么!?”

“怎么反应这么大啊,我是说,困了就去睡会儿。”

七濑遥摇了摇头,“我不困,今天已经睡很久了。”

“恩,那你先把药找出来吧,等一下就可以吃了。”

“真琴,我觉……”

他这句话说的很小声,橘真琴似乎没有听见,因此也不小心打断了他,“说起来,昨天有个东西忘记给你了。”

他从书包里拿出来一个信封,信封上一丝不苟的写着七濑君几个秀气的字,还精心贴上了可爱的贴纸。

“是柴田同学给你的。”

 

给你的。

橘真琴在心里又念了一遍。

 七濑遥有些不明所以地把信接过来,疑惑道,“柴田?我们班上的吗?”

“不会吧……都过了一个学期了,名字还是没有记全吗?真是遥的风格啊。”

橘真琴微微松了口气,不知道是该为自己感到庆幸还是该替那个可爱的女生感到难过。

这样的自己还真是难看啊。

“为什么要你转交?直接给我就可以了啊。”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因为害羞吧。”

七濑遥把信封拆开,读着读着,才发现,这原来是封情书。

他有种说不出的失落,“真琴,这是一封情书。”

“恩,是啊。”看信封就能知道了吧。

“……”

真是个笨蛋。

七濑遥不动声色地抽了抽鼻子,他突然感到自己陷入了一片寂静,橘真琴似乎也渐渐远离。

至少,也不要这么自然啊 ,笑的还是和个白痴一样,。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会为这种事感到焦虑和烦恼啊。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无法回应她。”

“……”

“我还是想去睡一会儿。”

他低着头说完这句话,错过了橘真琴欲言又止,咬着下唇,低沉到了极点的表情。

 他转身走出厨房,虽然真琴所做的没有什么错。他不过是帮班上的同学把一封情书转交到了幼驯染的手里。

脚步不稳地踩着楼梯,突然觉得头又开始隐隐作痛,因此不得不伸手扶着扶手。他用力地攥着扶手上的横杆,硬生生忍着,告诉自己不可以回头,也不能扎进真琴温暖好闻的怀抱。

 

我还真是个懦弱的人。

 

他还是一步一步走回了卧室。

 

不能说啊,怎么说的出口?哪怕真琴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在他身旁,两人之间也多少会生出隔膜吧。如果有一天真琴不在了……

 

他连这个假设都不敢想下去。

 

明明说我的一切都无所不知。

 

他偶尔也会想,橘真琴会不会和他有一样的心情。

果然没有吧。

刚才不就是这样吗?还傻呵呵的帮别的女生递情书,哪怕他有一点在意自己,都不会这样做吧。

他应该强硬地拒绝,或者把收到的情书藏到储物室的小旮旯里永远都不让自己知道才对。

 他躺上床,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头,眼眶发红,也不知是委屈还是生气。

七濑遥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缩着,终于要睡过去的时候,门突然开了,熟悉的脚步声一点点靠近床边。

“遥,睡了吗?”

七濑遥并不想回答,索性没有搭理他。

反正我还在气头上。

 橘真琴一连叫了好几声,可不管怎么叫,七濑遥一点要醒过来的意思也没有,只是皱了皱眉头。

“睡得还真熟啊,明明刚才还说自己不困的。”

七濑遥被他吵得干脆也不想装睡了,正要睁开眼睛,嘴唇上突然感受到了温暖柔软的触感。

他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睁开眼睛,只看见橘真琴近到失焦的面容。

橘真琴闭着双眼,蹙起的眉头昭示着他的不安和紧张,七濑遥又缓缓闭上眼睛,安静地接受这个吻。

他的内心翻起了惊涛骇浪,几乎要将他压垮,心中却又有一个角落觉得,事情的发展似乎理应如此。

真琴会做些什么呢?

他隐隐期待着,使劲按耐住想要立刻坐起来的想法。

橘真琴近乎虔诚的痴迷的轻吻着七濑遥,这是他幻想过、梦见过无数次的事情,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他满足的离开遥淡色的嘴唇。没有幻想中的青花鱼的味道,反而是清淡的,白粥的米香。

真希望有一天能不用偷偷摸摸的。真想看看遥到时候是什么表情啊,一定,非常可爱吧。

 “遥,你知道我多想把那封情书丢掉吗?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要嫉妒的疯掉了,为什么我不能给你写情书。”虽然是问句,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遥,你肯定觉得我们是朋友吧。”

“可我不愿意这么想……已经没有办法再把遥纯粹地当做朋友了。”

“遥在某些方面还真是迟钝啊。我暗恋得这么辛苦,遥还老是做一些亲密的动作,我怎么能忍得住嘛……唔!??”

七濑遥突然坐起来,一把圈住橘真琴的脖子,撞向他的唇,庆幸的是,位置并没有出现差错,两人也没有因此一人磕一个牙印。

意料之外的顺利啊,遥想,我都做好吃痛的准备了。

橘真琴则是被遥出其不意的吻惊得忘了如何去行动。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这种感觉就像是……诈尸?

他任由七濑遥像只小猫一样在他的唇上细细的吻着,时不时用舌头擦过,撩得他心头发痒。

“忍不住了。”他听见七濑遥一边吻着他,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道。

直到遥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他也依然没有回过神来。

看来真是被吓得不轻。

“遥?”他的眼里闪烁着耀眼得叫人想要沉溺其中的光芒。

“橘真琴,你让我失望了。”

“诶?!”

“……不回应……”

他这才从懵懵懂懂中明白了遥的意思,一时连话也忘记了怎么去说,只是一味的叫着遥的名字。

“少啰嗦了。”

“那可不许反悔哦。”

“才不会……”

橘真琴再次热切地吻上七濑遥微微泛着粉色的嘴唇,这个吻终于与刚才有了不同,带上了情色和欲望的味道,两个人都是头一次,根本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只是顺从着欲望,交换一个浓烈的吻,青涩却又令人着迷。

干脆下午的课也翘掉好了,橘真琴想。

 FIN

 

 

评论
热度 ( 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