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真遥】火龙(下)

#骑士真琴x火龙遥

#前文走头像吧w

----------------

深夜,营地里只剩寥寥几个守夜人,有个精神萎靡的,强撑着不让自己上下眼皮粘到一起。可是这么做似乎也没能起到什么作用,他仍然半睁着眼和周公相会去了,背靠着不算太结实的营地帐篷,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原本紧攥着望远镜的手也渐渐放松。

 

七濑遥安静地将自己隐藏在了灌木丛里,他始终盯着那几个守夜人,等待机会混到军营里。

虽说是告诉了真琴自己会等他。

 可是我也没说在哪里等啊。

他这么安慰自己。

明天是最后一天。七濑遥白天和他们隔着几公里在后边跟着,夜里就化为火龙的形态,湛蓝色的鳞片与夜色融为一体,借着遮蔽追上大部队,再化作人躲在营地附近。

骑士团已经到达沙漠边缘了,没了能够躲避侦查的树木和巨石,他无法像之前半个月那样实施侦查计划。

七濑遥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双手捧着,低哑的嗓音吟唱出一串人类无法理解的古老语言,他的嘴唇已经干裂了,严重的地方甚至还殷着点暗红色。那些沙子听话地从他的手中慢慢旋转着升入空中,缓缓附上他的被月光映得泛银白色的发丝,努力和它们融为一体。

“先在这里呆一下吧。”他蹲着身对躺在地上盖着他的衣服的巡逻兵说了声抱歉。

 

“我是来替班的,辛苦你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那个打瞌睡的守夜人除下眼镜,揉了揉自己被火光扰得不适的眼睛,眼前一片模糊,他又使劲眨了一下,仍是看不太清楚。“辛苦了,藤本。有事就喊我起来。”

他向眼前那个栗色头发的青年微微点下头,伸手掀开帐篷的门帘,挪着步子走了进去。这也怨不得他,他们天一亮便要赶路,按照现在这个速度,不用傍晚就能够到达目的地。前方已经在和松冈凛交战了,骑士方面伤亡惨重,中部骑士团团长带领着还能战斗的骑士们正在给橘真琴所带领的东部骑士团争取时间。为了减少战力消耗,安排负责守夜的大部分是第二天不用作战的后勤兵。

还真是容易啊。

七濑遥想。他笔直的站在营帐旁边,左手搭在佩剑上,用指尖摩挲剑柄上不算复杂的花纹。

若是自己此刻变成火龙的话,给这里带来的损失和伤害可是无法想象的,真琴的戒备也太差了。

 

 

“是的,他现在就在副团长的营帐外看守。”

“恩,我知道了。剩下的我会好好处理,你去休息吧,怜。”

叫做怜的男子带着一副有艺术气息的眼镜,丝毫不见几分钟前的萎靡。

“真琴团长,这样放着他不管真的不会有问题吗?依我看应该立刻派人把他抓起来,这种特殊时期……”

“怜,我说了,我会处理的。”橘真琴眯着眼睛笑了下,不得拒绝,不容置疑。

龙崎怜看见他露出那样的表情,下意识用指肚推了下眼镜,“我会听从命令的。”

他走出营帐,还要去把藤本给捡回来。

 

窗外是一片漆黑,不时被巡逻兵的火光映那么一下,微弱的橘红光芒便照进帐里,和着月光倾洒在地上,他看着远处的天出神。小指的尾骨轻敲案台,细微的震动带着案上的冷茶泛起波纹,正如他的眼睛。

他不该来的。

一种不可名状的失去的恐慌悄然爬上橘真琴的心头,他很早就察觉到七濑遥的身份不太一般,不论是言谈举止,又或是对新奇事物的表现,无法让人不去注目的气质,可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对他的心意。

他相信他,愿意把所有的筹码压在他的身上。

战前的夜晚总是那么漫长,沉思的人也抵不住疲惫,伏在案旁。

你会给我怎样的答复呢?

 

 

橘真琴站在高台上给骑士们做最后的思想工作,战略部署早在昨日夜里就悄悄传达下去了,除了高层指挥部门的人员,其他人对别的部门的任务都模棱两可。他带着暗红色的护额,头盔夹在小臂和腰间,英气非凡。

栗色头发的青年始终盯着那人的面容,眼睛也舍不得眨上一眨。这样的橘真琴,是他从没见过的。在自己面前的他始终是面带微笑,偶尔还露出点蠢相。他余光扫到,骑士们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台上之人的助威之词,神色憧憬。橘真琴确实有这样的能力,让性格迥异的人聚集到一起,相安无事地共处,他们愿意听他的指令,为他效力。

 

“出发——”橘真琴结束了他不算冗长的发言,下达最后的指令。一个团的骑士便迅速散开,以小队的形式赶往前线。

七濑遥不巧和橘真琴分到了一个小队了,他不敢说话,不太合身的盔甲罩在他身上,总让他有些坐立难安。橘真琴倒也没找他的麻烦,部下要是向他提问他也会很耐心地回答,小队里总有几句交谈的声音,才没让气氛显得太尴尬。

“团长,估计还有半个小时就能抵达目的地了,第三小队联络,他们已经在前线开战。”

“好,找个隐蔽的地方暂作休整,联系上中部,问问他们情况。”

“是!”

八人小队躲在沙丘后头,喝水,检查装备。“报告团长!已经联系上中部了,山崎团长他们已经撤下前线,正在修正,随时准备再次迎战。”

“告诉他我们的坐标。”

“修整完毕,出发。”

 

前线弥漫着皮肉和灌木的焦味,空气里也漂浮些火星,长达半个月的战斗似乎并没有让这个成绩排名第一的火龙感到有多疲惫,他从口中喷出赤红的火焰,伴着燃烧天地的架势,使得骑士无法近身。就连从远处射来的箭矢也同样被他翅膀扇动的气流掀飞,前来支援的骑士们陷入了苦战。

橘真琴是第二梯队赶来的,他们堪堪联系上第一梯队的大队长交换了情报,下达命令。依然把七濑遥安排在自己不用转头就看见的地方,“藤本,保护好自己。”他说。

“恩。”你也一样。

他手臂上的肌肉紧绷着,嘴唇紧抿,额角大颗的汗珠留下,划得他有些痒。橘真琴紧握着弓,指尖瞄准暗红色火龙的头部,他的箭头经过特殊处理,能够刺穿火龙坚硬的鳞片,还浸泡过毒蛙的体液,剂量虽不至于让这庞然大物死去,但是行动会变迟缓。

“咻——”

是箭矢划破空气的声音,破开炙热的气流,坚定地向目标射去。它仍旧被敏锐的火龙察觉,这次松冈凛无法用气流掀开它了,只得将有力的翅膀挡在身前。

利箭如疾风般撞上松冈凛的翅膀。

那只箭,最终实现了它存在的意义。橘真琴开始就没打算射中,火龙头部的鳞甲最为坚硬,即使射中了,麻药发挥作用的可能性也不大。他迟迟射出第一箭,只是为了观察,推测他下一步的举动。

 

离麻药起效还有一段时间,他快速在地上滚了一圈,开始转移。

松冈凛低头看了眼翅膀上紫黑色的小伤口,愉悦地勾了勾嘴角,“什么嘛,看来还是有人的。”

他巨大的爪子使劲蹬下地面,翅膀一扇,就轻松地升在了空中。

两颊的空气变得灼热不堪,有星星点点的火焰急不可耐地蹦出来,他瞄准了在灌木后飞快转移的橘真琴,将蓄了许久的火焰一口气喷出来。

在绝对的攻击范围内,再敏捷的行动也会被看穿。

 

铺天盖地的火焰如期而至。

TBC

------

一开始只是想产个欢脱小甜饼的,结果……

渴望评论啊啊啊——关爱三流写手(抱头哭

评论 ( 2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