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真遥】火龙(尾声)

#骑士真琴x火龙遥

#前文请走头像ww


------------



七濑遥杵在原地,他离火焰所及处并不远,对于火龙来说,那只不过是翅膀扇动一次便能抵达的距离,而对此时的他,却是隔着天堑一般。

他结结巴巴地低吼出咒语,热浪侵袭着他的脸颊,一阵凉一阵热,流着眼泪。

踉跄地跑到那处,橘红色的光在火焰中心毫不突兀。直到七濑遥展开他有力的墨蓝色翅膀,骑士才意识到第二只火龙出现了。

“传讯传讯!!前线出现敌方增援!向总部请求支援!!!”

“不会吧……”

“第四分队暂时撤退!!”

 

一片混乱,却不见本该主持大局的那人。

七濑遥用翅膀上的倒勾死死勾着地面,他嘶吼着,在心里却小声喊着真琴。橘真琴似乎已被龙炎燃成灰烬了。四处都不见他的身影。

哪怕是个缩小的影子,在火焰圈之外,正要将弦上的箭射向他。

 

他无暇顾及满面错愕的松冈凛,对朝自己挥舞的佩剑也不予理会,他竭尽所能盖灭炙热的、几乎要燃尽他整个世界的火焰。

从没有一刻,他如此渴求水。就算只有一滴,便能给他带来无尽的喜悦。也从没有这样一刻,他这样痛恨火焰。

“真琴,你别吓我。”他眼睛也不愿眨一下,慌乱地,固执地,喊着橘真琴的名字。

 

 

松冈凛见他失魂落魄的模样,无心恋战,冲天吟了一声,帮他熄灭自己的龙炎。接着也不管身后的七濑遥是否反抗,拖着他飞离战场。

七濑遥竟然也没有挣扎,只是呆滞地飞行,不作声。松冈凛急着找藏身之所,便也没打破沉默。

直到看不见那片沙漠的踪迹,他们才停下来,化作人类的模样。



“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他有些激动,一把揪住七濑遥的肩膀处的衣料。

“……”

他沉默着,他当然有自己的理由,尽管那个理由现在看来是如此可笑。他的确跟着橘真琴一起去到前线,却没能像自己想象中那样,能在他遇险时保护他,说,我在。

一切到了如今都变得毫无意义。晚了。

况且,他还没有说出口,没有让他听见自己的答案,没能和他一起履行诺言。

我会等你回来,可你还会回来么?

 

松冈凛察觉到,事情似乎和那个茶色头发的骑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回想起自己的举动,不安地放下手,也不再逼问他,将头转向另一边,看着远处不刺眼的太阳。

“凛……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他没打算听松冈凛的答复,转身,慢慢走远了。

那个看着太阳出神的人最终还是把挽留劝说的话语吞回肚子里,原地靠着一棵叫不出名字的不算粗壮的树坐下了。

 

 

七濑遥穿过那片围绕着城堡森林,脚下传来枯枝断裂的声音,一声声刺激着他敏感的神经。一切都成了耻笑他的存在,包括那座他喜爱得不得了的沿海小镇旁的城堡。

是他的无能害死了橘真琴。

头脑中充斥着这样的想法,挥也挥不去,甩也甩不开。刹那间,他似乎不那么在意两人充满戏剧性冲突的身份了,只觉得,活着,就是最好的。

不管橘真琴怎么看待他的身份,只要他能远远地瞧上一眼,从别人口中得知他的生活状况就好了。足够了。

足够么?

怎么可能。

 

现在再说这样的话已经是多余,愿意倾听他的想法的人已经不在了,微笑着解释他不明白的事物的人不在了,耐心教他在看不见的人心面前怎么保护好自己的人最终也还是化为灰烬了。

可是丝毫没有真实感,就算是现在,他也依然觉得,只要自己回头,就能看见橘真琴灿烂的笑颜。

听见他温柔的嗓音,呼唤他的名字。

“遥。”

 

……

“遥?”

没错,就像是现在这样,闭上双眼,就能听见。

“遥。”

他下意识转过头。橘真琴弯着眉眼,手里撑着一根树枝,盔甲有些部分已经呈焦黑色,沾上了大块面积的灰,脸上也是烟熏后留下的黑色污迹。

真琴的鬼魂来见我了,他想。

他先是小跑着,步子愈来愈大,双腿交替的频率也愈来愈快。虽做好了扑空的准备,结果却是落入一个厚实温暖还带着硝烟味的怀抱。橘真琴的头靠在七濑遥的鬓角旁,轻蹭着,什么也不说,就这么环着他的腰。

“真琴?”手里紧攥的是那人的衣襟。

“我在。”回答他的是有些沙哑的嗓音,像被砂纸磨蹭过。

而七濑遥觉得,再也没有话语什么比这两个字还要动听,他身体紧绷,牙根酸楚,有些接不上气。嗅着他身上就连战火的烟味也无法掩盖的,只属于橘真琴的味道。

他还活着,还能够将他拥入怀中。

 

 

 

“遥是火龙啊。”橘真琴淡淡感叹道,平常到让感觉自己撒了谎的火龙更加忐忑不安。

“对不起。”

两人并肩走着,森林里不时有风吹来,和着沿海地区特有的潮湿腥咸气味,调皮地吹起七濑遥宽松的衣袍,钻进他的灯笼袖里,撑得袖子鼓鼓的,如同生出了米白色的翅膀。他穿着应急变出的衣物,带着巴洛克风格的米色衬衫,袖口很窄,恰好能圈住他的手腕,宽大的领子露出他精巧漂亮的锁骨。树影斑驳,细小的光斑倾泻在两人身上,略过,新的光斑又爬了上来。

“为什么要道歉呢?”

“……”

“遥的立场,应该很难受吧。所以,你不需要道歉。是我没能察觉到……”察觉到遥隐忍的心情。

“真琴,你还愿意听我的答案吗?”

没等他说完,七濑遥便打断了他,他停下脚步,望着橘真琴。

橘真琴走了两步之后,也停下来,转身笑着看他,“当然。”

“你不介意我的身份?我的朋友,是让大半骑士受伤甚至丢掉性命的火龙啊。你怎么可能不介意!”似乎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那个人始终都是笑着,给予自己全部的耐心和包容。这样的橘真琴,偶尔也会让他感到不安,至少在这件事情上,生气也罢,失望也罢,但他不该是一副怎样都好的样子啊。

“骑士会介意,我不会。橘真琴团长已经殉职了。”他走近七濑遥,收敛了自己的笑意。

“没有什么比遥更加重要,遥更任性一点也没关系的。”

“啊啊,真是糟糕了,从明天起就没有佣金了哦。遥可要对我负责啊。”说着被自己逗乐了,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七濑遥看着他耸动的肩膀,竟安下心来。他嘴角偷偷勾了下,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面瘫一些,酷酷的答道:“走了。”

“诶诶,这么突然!?而且还没有告诉我你的答案呢……遥,等等我!”橘真琴三步并两步追上他。

“我说了。”

“你知道我想听什么的。”他瞥见七濑遥微微发红的耳尖,察觉到他稍稍加快的步伐,有些赖皮地拖着音节喊到“遥(haruka)”

“不知道。”

“诶……怎么这样……”他仍不死心,正色道,“如果遥不好好说出来,我是没办法知道的。”

谁会相信啊,七濑遥发笑。

“笨蛋真琴。”


END.


----------

写在后面:

啊,一个月也快过去啦。终于写到了这里,我倒是挺喜欢的。虽然遥没能说出我喜欢你这样的话,但是那份心意,一定有好好地传达给真琴。结尾有些东西没有交代,比如说真琴是怎么躲避火焰啊,两个人交往之后的相处啊之类的,或许会再写个番外来补充一下吧(或许!!!)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ww

ps:我也好想看看评论啊哭哭!!(对个三流写手来说评论简直能让人满血复活连肝十篇!!(并不能hhh

评论 ( 11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