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真遥】他手中的画笔01

#年差有,30岁杂志主编真琴x25岁人气画家遥

#想写就算两人都成了大人恋爱也仍然是那么蠢甜

#oocoocooc,慎入!!

#可以接受就走!

-----------------

“真琴……你说啊,她怎么能那样子……”鴫野贵澄断断续续地说着胡话,双眼迷离,脸颊上也是火烧云一般的玫瑰色。根本认不出是那个平常爽朗到看起来有些轻浮的年轻人。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可还是在和橘真琴单方面说着甩了自己的年上女友的事情。

说起来,他们之间结局并不算出乎意料。

至少橘真琴是这么觉得。

对方是事业型的女性,比鴫野贵澄大了将近十岁,这样的年龄差倒谈不上有多大,但也确实不算小。因为两家公司之间有业务往来,橘真琴和她见过几次,是从短暂的接触中便能感受到她作为公司一把手做事雷厉风行的气势。

他安慰着情场失意的后辈,低头抿了一口朗姆。酒精在舌尖挥发的冰凉感和划过嗓子的灼热感似乎也让他有些神志不清。

他扶好快要从椅子上掉下来的鴫野贵澄,“在这里等我一下。”

“呜呜……就连真琴前辈也要抛下我了吗?我又是一个人了……呜……”他小声啜泣着,紧握酒杯的手上骨节泛起青白色。睁大有些红肿的眼睛,他注视着眼前橘真琴的残影,困惑道,“前辈,那个是真的你啊……”

橘真琴叹了口气,握住他乱晃的手腕,把它们塞进这个醉鬼自己的西装裤口袋里,笑着威胁他:“贵澄,如果把手拿出来的话,是会被饿狼咬掉的哦。”

“那要是想擦眼泪要怎么办?”

“不许哭。”

鴫野贵澄应过一声,把背挺得老直,除了插在裤兜里的手看起来有些突兀,比在办公室坐没坐相的样子强了不知多少倍。

他无奈地看了眼,好歹算是解决了。橘真琴习惯性整理了一下已经十分整洁的衣领,向酒吧另一边走去。

主唱早就拎着吉他下班回家了。相较他们那个小型乐队而言,店里的背景音乐要更安静一点,选的大部分是些小众的外语曲子。来店里喝酒的有上班族,互相抱怨上司如何严厉如何不留情面;也有年轻的女孩啜饮着水果味的低度数鸡尾酒,端着杯子拍照留念。橘真琴一个人在店里喝酒的时候总会留意他们的举动,偶尔隔壁桌有人讲话很大声,他还会被半强迫着听上几句,遇到好笑的内容就赶紧顺一口酒来克制住自己的笑意。

他穿过与平常别无二致的桌椅,从熟悉的酒保面前经过。虽然大部分的酒都被鴫野贵澄抢去了,可他还是觉得昏昏的,胸腔里像是被灌满了烈酒,裹着他的心一起扑通扑通跳。这短短的一段路仿佛被他走了一个世纪。

橘真琴放慢了步伐,他在脑内飞快地想着应该怎么开启一段让人感到愉快的对话,工作这么多年,这早就变成了一项必备的技能,热情而不过于亲近的话题他一向信手拈来。

借着酒劲和对以往经验的自信,他走到了目的地——一张在角落里不起眼的桌子。那张桌子的主人正疑惑地盯着他看。

“晚……晚上好啊!”

……

…………?

所以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结巴什么的一点都不酷!

他紧张得出汗,看起来倒还是一副镇定的样子,可惜带着点颤抖的声线还是出卖了他。现在能维持这样的状态或许已经要感谢这些年来的工作经验了——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还是能唬住人的。

 “晚上好。”他垂下眼睛,淡淡道。

青年的杯子里装的是水果茶一类的冰饮,似乎是樱桃味。

在酒吧里也只喝不含酒精的饮品,还真是像采访上写的那样,橘真琴想。

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对方的发色,却能看见他被果茶微微染上淡红色的嘴唇——或是被小彩灯映的。橘真琴礼貌地微笑道,“不好意思,是我冒昧了。”

“是这样的,我是R杂志社的主编,橘真琴。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太巧了,七濑先生。”说着,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半透明的小名片夹,递了张名片给七濑。

七濑遥露出些了然的神色,看向橘真琴的眼神也不再充满戒备。

“请坐。”

橘真琴点头道了句谢,然后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原先觉着舒适的靠垫让他有些难受,他坐不住,却又不得不维持着那个讨人厌的端正姿势。

“我们社想要做一个关于您的采访,不知道七濑先生是否有时间?”

“……”

橘真琴静坐着等他的回应,心里却是火山爆发一般躁动,他想笑——虽然他实际上也在微笑,但这两种笑的方式并不一样,一种是让人心生好感的礼貌笑容,另一种则是迷妹弟独处时捧着手机看自家爱豆的迷之微笑,区别还是很大的。当他终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和表情的时候,旁边的服务生经过,给了他一个放飞自我的机会。

半杯酒正好洒在了他的后背上,他不用转头就能闻到烈酒味和……奶味……

奶味……奶味……奶味……

他是不是该庆幸一下没有洒在自己的裤子上?

身后的服务生不停在道歉,他浅浅的呼了口气,起身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没关系的。”然后看向那个罪魁祸首。后者假装自己正在看风景,口里还念念有词地背着莎士比亚的情诗。

还知道自己做错了,看来没有醉得那么厉害嘛。

“贵澄,不是说让你等我的吗?”他笑吟吟地说,看起来是个十足的好脾气。

“对不起!!”他知道自己的好日子不长了,上次他惹得真琴前辈露出这样的表情之后,几乎一整天都在主编办公室和茶水间里来回跑。以至于之后看见他嘴巴一开一合说着“咖啡”的时候,下意识地就想说“饶了我吧”。

鴫野贵澄深深鞠了一躬,幅度大得吸引了店里其他顾客的注意力。原本嘈杂的酒吧安静下来,只剩下了流淌着的音乐和调酒师调酒过程中瓶子轻微碰撞的清脆声音。

“看来今天不适合谈事情啊,请您考虑一下吧,我会等你的回复的。”

“那么,先告辞了。”

橘真琴转过身去,怎么也笑不出来了,他有些失落。和喜欢的画家的第一次谈话,就这么结束了。

晚上好。

请坐。

都结束了。

他拍了拍鴫野贵澄的肩膀,示意他该走了。橘真琴或许是真的有些迷糊,被衣服上的酒味熏得。甚至出现了幻听,他听见身后的人说,“采访我接受了。不知道具体时间是……”

停下脚步。

他猛地转过身,把那件看起来有些儿童不宜的外套塞进贵澄怀里,小跑回去。橘真琴鬼使神差地用双手裹住七濑遥的因为扶着杯子而变得冰凉的指尖,脸上终于绽开了非公式化的笑容。他笑起来真的太好看了,碧绿的眼珠里像藏着一汪水,伴着他的笑脸流动起来。“真的吗!遥。”

最后两个音节磨得七濑遥心痒痒的,他没有抽回手,就这么给他握着。

“恩。”这样不是好多了吗。

“啊……不好意思,七濑先生。失礼了。我……我刚才……”橘真琴这才察觉自己的动作实在有些不妥,支支吾吾地说道。冰凉的触感还残留在手掌里,他把手藏在身后,悄悄握住拳头,像怕糖果被人抢走的小孩。他只是想要把它留住。

“如果你继续保持这样的态度,采访的事情我可就要重新考虑了。”他嘴角上扬,“真琴。”

TBC.

------------

恩……想要看看在职场上果断决绝的真琴在情场上发愁的样子,于是出现了这样的产物。

然而私设真的挺多的,担心大家觉得不好吃。所以……觉得可以接受这个设定的话可以留下点痕迹么TvT

 

评论 ( 7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