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真遥】他手中的画笔04

*主编真琴x画家遥,双箭头

*前文请走头像w

*渴望评论啊啊啊啊

-------------------

七濑遥站在白得刺眼的镁光灯下,对着镜头不知所措起来。

虽然他已经尽最大限度放松了,但拍了几组照片之后,就算摄影师还是和和气气的跟他提建议,他也能感受到对方的着急。

这让他的动作更僵硬了。

 

“要不要试着想象一下在家里的状态?”这一组照片的主题是画家先生的日常,因此自然和放松是摄影师最看重的。站在相机前也的确不是画家的日常,不能强人所难,他只好叫站在一旁围观的年轻模特给七濑遥做示范。

 

松冈江突然听见自己名字被吓得一激灵,她还以为摄影师是有气没出撒要把自己当做出气筒。她放下手中的饮料杯,快步走到七濑遥身边,接着两人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你还好吗?”她问,这个问题的答案太显而易见,她便顺着说下去,“我刚毕业那段时间站在相机前也放不开,完全可以理解七濑先生的心情。其实不需要看着镜头,随意一点,想看哪里就看哪里,觉得舒服就好。”

 

七濑遥感激地望了她一眼,“可我似乎没办法不去看它。”若是不看,动作只会变得更加不自然。

 

“嗯……看来对镜头的压力比我想象还要大。”松冈江担忧地皱了皱眉。

“对了!”她轻拍下自己的前额,欣喜道,“七濑先生,你和主任关系还不错吧?”

“真琴?”他没反应过来为何松冈江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脸上写满了疑惑。

都已经直呼名字了啊,她心想。

“恩,那我现在就去找橘主任过来。”

 

她一转身,就看见橘真琴站在摄像机旁正朝着他们的方向微笑示意,还一边小幅度挥着手让画家先生下来休息一阵子。

橘主任眼睛里快要溢出来的温柔,就连余光也无法分给任何人,除了那位神情有点冷淡,却仍然让人觉得很好相处的画家。

 

也没什么能帮忙的地方了,她便跟摄影师和主任打声招呼回去工作,临走前还跟七濑遥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七濑遥向她点点头。

 

“真琴……”他有些沮丧,虽说之前他也上过一次杂志,而且还是封面,但那纯粹是偶然中的偶然。

那家杂志社的摄影师那天休假时在街上拍街景的时候恰巧把他给拍进了相片里,暖黄色的路灯和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映在七濑遥平静的脸上,柔和了他的轮廓的同时也增加了虚幻的感觉。他走路的姿势很好看,没有许多人都有的小毛病,平视着前方,照片上的他眉目静敛,像和世间隔了一屏障。

摄影师想都没想就抱着设备就朝七濑跑去。七被他热情的态度惊得束手无措,七濑遥稀里糊涂就答应了他一直在念叨的版权问题。第二天摄影师就带着编辑打电话来,约了在一家咖啡厅见面签合同。

 

一切都是个意外,七濑遥毫无在镜头前的经验。他不禁担心橘真琴会后悔,为他糟糕的表现感到失望。

“我已经听说了。”橘真琴顿了顿,他有些为难。七濑遥见他如此,愈发不安起来。橘真琴不会责备他,可他情愿被他训斥两句也不想他在心里不耐烦。

 

橘真琴不好意思道,“摄影师让我和你一起拍,说是可以稍微分散一下你的注意力。遥觉得这样可以吗?”

“我没问题,到是真琴你……如果不想的话,不用勉强。”

“恩?怎么担心这个啊,和遥一起是我的荣幸哦。”他抬手。七濑遥微微眯起眼睛,结果那只大手却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像是领导鼓励下属一样轻轻拍了两下。

七濑遥又好气又好笑,他原想着真琴的手会落在自己的发顶。

 

摄影背景很简洁,单是个暖色调的房间,半开的窗户,被鼓风机吹起的米白色窗帘。七濑遥坐在窗前作画,画才刚上底色,还不能看出内容,他想要沉浸在创作中,这样就可以忽略掉那炙烤着他的白灯,和咔嚓咔嚓声响个不停的相机,忽略掉盘腿坐在地上的橘真琴,忽略掉他的眉眼和唇角,省得叫人心乱如麻。

 

他无法专注于下笔处,心飘飘忽忽的,眼睛透过画纸,不知道在哪一点聚焦。七濑遥最终投降了,认命般地向橘真琴的方向看去,如他所料,橘真琴正笑眼盈盈地望着他。

 

每每和橘真琴四目相对,总能感受到一股暖流流经胸口,会下意识地想笑,又会下意识地绷著脸,可眼底的笑意仍会流露出来。

 

真琴……对我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呢?

 

这份感情在一点一点膨胀。

 

摄影很顺利地结束了,最终决定使用的那几张竟然不是他低头画画的,而是他望向橘真琴时抓拍下来的,除此之外还有一张他握着画笔发呆的。

他匆匆把照片还给了编辑。
真是怎么看怎么别扭,七濑遥想。

其他人明显不这样想,尤其是某位橘姓主任。他早就滥用职权朝编辑要了一份了,考虑到七濑遥脸皮薄,他还很贴心是私下要的。

 

工作圆满结束,自然要去喝酒庆功。约定在先,七濑遥想着和橘真琴一起去居酒屋随意喝一点,然后各自回家,可摄影师和编辑心情也大好地说是要一起。橘真琴也很痛快地同意了。

 

什么啊,难道这家伙没那么想要独处么?

七濑遥有点不满,表面上却和平常差别甚微。

 

他不善交际,也不喜欢说客套话,于是和酒桌上的人简单交流了几句之后,他就边吸饮料,边听着橘真琴和他们说笑。

七濑遥还是第一次看见和下属们一起喝酒的橘真琴。他讲着些无伤大雅却又挺有意思的笑话,偶尔还会配合一两个夸张的肢体动作,大概是喝醉了。其他人也醉得七七八八,编辑去了洗手间,摄影师趴在矮桌上,头埋在胳膊里。

现在只有橘真琴和他坐在这。橘真琴正撑着头,盯着边上的啤酒罐子发楞。

他安静地看他,心想这个大个子的家伙真是可爱得不得了啊,忍俊不禁。

 

橘真琴一转过头便看见低头安然笑着的七濑遥。一定是心脏骤停了,他才会毫不犹豫地按住遥的后脑勺,凑上去亲吻他。

七濑遥的唇色很浅,因刚才喝饮料的时候咬吸管,他的嘴唇被吸管磨成了粉色。橘真琴的吻一开始很轻柔,若有若无地触碰着画家的双唇,慢慢的他的呼吸变得絮乱,吻技毫无章法可言,舌尖勾勒着七濑遥的唇形,却毫不深入。

七濑遥因他突然的举动愣在原地,无法回应,更不会拒绝。

 

两人的默契此时不在一条线上。

橘真琴心中的悸动渐渐退去,变得哀伤。

 

如果,如果遥也喜欢我,多少是会有些回应的吧?

随即他又安慰自己:你看,他不是没有推开你嘛。

可是像遥这么温柔的人,又怎么会把人推开,他苦笑道。

 

他停止了亲吻,慢慢将额头贴上七濑遥的脸颊,像是醉得不省人事一般,碎发蹭得七濑遥的耳朵痒。

七濑遥从惊讶中恢复过来,内心被心意相通的喜悦填满,想立即向他诉说自己的感情。

他已经在期待真琴听见他的话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了,他会笑的吧,蠢蠢的。

但首先,他要做的是用双手环住真琴才对。正当他的手伸到一半,橘真琴低声念了一个名字,他一瞬面如纸色。

七濑遥收回手,猛的推开橘真琴,踉跄着跑出了那个暖和的居酒屋,狼狈地跑进了冬夜。

 

“春子(haruko)。”

 

------------

已经旷工三个多月了啊,抱歉抱歉久等了。

评论 ( 8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