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真遥】他手中的画笔05

*主编真琴x画家遥

*卡文卡到昏厥,这一章不甜不甜而且还有急刹车

*前文头像w

-------------------------

橘真琴把头埋在掌心,酒醒了大半。他低头坐在原位,像是被按了暂停开关,表情被头发的阴影所笼罩,看上去狼狈得不行。

 

接吻带来的心跳加速还未完全平复,内心又被失落和迷惘占据,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大脑混乱,不敢去想也思考不出七濑遥推开他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握紧手中的玻璃杯,骨节泛白,青筋显露,他迅速拿出钱包从中抽出几张整钱放在桌上,也跑出店去。

 

对七濑遥的去向毫无头绪,他的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怪他,不该因为胡思乱想而违心说出让遥误会的话。哪有春子这样的人啊,他晕乎乎地顺带吐槽了下自己取名的技术。

只是,他只是不想让七濑遥知道自己的心意然后为难罢了。

他想到这里,扯了扯嘴角,那个笑和平时的他相去甚远,笑中尽是嘲讽和自责。

 

这种说法还真是自私。明是自己想要待在遥的身边,哪怕是以朋友的身份,总好过表明心意之后徒然尴尬要好。抱着这种想法,却理直气壮觉得是不想要遥为难,都是些什么漂亮话。

 

可若他推开自己的原因正是他误会自己认错了人而气愤……

 

内心借着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重新悸动起来,他竟抑制不住期待雀跃。

 

或许那只是他后知后觉的拒绝的信号也说不定。橘真琴无法把事情想得那样乐观,便借此打压自己乐观的念头。

 

他的步伐愈走愈快,后来慢慢变成了小跑。由于是从公司直接去的居酒屋,他身上穿的还是工作的行头,衬衫随着脚步渐渐变得凌乱,黑色的风衣下摆也因跑动而甩在身后。

 

不知道目的地在哪,橘真琴只是借着酒劲乱跑,希望这样能稍微让心情平静下来,更希望奇迹能够在个冬夜能临到他的身上。

不知怎么,他有种预感,若是不在今晚和遥好好说清楚的话,两人的关系就没办法补救了。事已至此,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他为什么不把这份心情告诉他呢?

他是不会放弃他的,纵使是被拒绝,他也会好好地保留这一份心意,把它收回心底,等七濑遥无法察觉到之时,他们或许还能成为朋友。

橘真琴没有感情方面的经验,尽管他的人气一直都不低。他固执地不接受自己不喜欢的人,与其说是不喜欢,倒不如说是没有恋爱的那份悸动感。他一向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对女性的态度也毫不敷衍不轻浮,再加上帅气的面庞和修长挺拔的躯体,怎么叫人不喜欢。

 

但没有喜欢的人,恋爱需求又从何谈起?

他看不惯那些为了恋爱而恋爱的人,两人上午才刚见面,下午就能牵手接吻,接着过了两三天又闹分手,橘真琴光是想想就头痛到不行。

 

恋爱方面意外地专一纯情。

 

凛冽的寒风如叶片锋利的边缘割在他脸上,刮得他生疼,脚步仍丝毫没有减慢的意思,愈发笃定。两旁的街景迅速后退,冬夜行走在街上的人不是很多,橘真琴无心注意他们好奇的视线。路灯的灯光和阴影在他因跑步而微微泛红的脸颊上交替。

 

 

不知道跑了多久,在经过一家人气不错的咖啡屋的橱窗时,他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双肩轻微地耸动着。

 

他从未见七濑遥笑得如此开心。他心心念念寻找的人对面坐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从打扮的风格能推测出来是大学生。她也笑得很欢,笑得橘真琴内心发苦。

是跑了太久的缘故或是别的原因,他忽然力竭了,就连向前两步走进咖啡店的力气都抽不出来,也再没有力气和七濑遥解释,表明他的心意。

 

他们不一定是自己认为的那种关系,他对自己说。

 

他知道。

 

他们是否是情侣这件事本身并不是那样重要,他只是看见如此般配的两人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的模样,感到深深的无力。

 

橘真琴转过身,背对橱窗站了一小会儿,摇摇晃晃离开了,仿佛随时都能被路上的寒风刮倒。

 

 

 

“七濑君,你还好吗?”那姑娘笑着问道。

而七濑遥则是被水呛得说不出话,只得摆摆手示意自己没问题。

“我啊,总是猜不到七濑君在想些什么,这次却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得意道,“没想到七濑君也有这样的时候啊。”

 

七濑遥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艰难地嗯了一声。“确实是很苦恼。”

 

“难道不打算向他说?”

 

他沉默不语。

 

杏是他的后辈,比他小三岁多。两人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时候杏和他一样在校内的游泳部,回家的方向也大体一致,杏的性格又十分开朗,一来二去渐渐和七濑遥熟络起来。毕业之后就联系少了,今天恰巧在失魂落魄的时候遇见她,也不知道是不是件好事。

 

“我有想过,”他顿了顿,“正要开口的时候,他抱着我喊了别人的名字。”七濑遥一副愁容,而这在旁人看来也不过是双眉微蹙而已。

 

“诶?!”杏惊讶的张大嘴巴,“这就麻烦了啊。”

 

这种事我也知道,七濑遥心想。

 

杏没能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不巧的是她一直活蹦乱跳,常和人称兄道弟,没心思谈恋爱,所以和七濑遥同样是个迟钝的不得了的家伙。

 

不管怎么说,把事情说出来总会让心里好受一些。

 

七濑遥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他将浴缸放满热水,慢悠悠地沉下去。水的触感能让他冷静下来。

 

温热的水流轻触着他的嘴唇,他迷迷糊糊想,好像真琴的吻。画家在水里猛地睁开眼睛,重新坐起来,左右甩甩头发,一抹绯红爬上他的耳廓。

 

橘真琴深情唤着的那个名字始终在他的心头萦绕,回音不绝,前半夜他无心回想起这个吻。而此刻,在水里放松的同时,他的双唇的触感又爬进他心里,搅乱他的心绪。橘真琴的声音很温柔,也很明亮,像新洗好的放在太阳下暴晒过的棉被,光是听着就叫人想一头埋进他的怀里。 

若是那时他没喊出那个多余的音节就好了,七濑遥一定会浅浅的回应他,拥抱他。

 

七濑遥不禁开始想象着性事中的橘真琴会是如何性感的模样。他看上去虽清心寡欲,并非不懂这些门道。读高中时,男生总喜欢讨论这样的话题,他纵是不参与坐在一旁,也能进到耳朵里一些。

 

橘真琴有力的腰身,顺着人鱼线留下的汗水,结实漂亮的胸肌,线条好看的背肌,无一不令他口干舌燥,两颊染上情欲的色彩,下身也稍微抬起头。

 

他抚慰了一阵子,快感不如他期待的那般强烈,他克制不住地去在意那个人的想法,他在想什么,那个人又是谁……

 

七濑遥不甘郁闷一起涌上心头,跨出空间不大的单人浴缸,调到冷水,打开花洒。

刺骨的水流冲刷着他细腻光滑的后背,他因寒冷而微颤,欲望也消失殆尽。

 

他闭上眼。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