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真遥】花魁街杀人案 合1

想问还有人记得mako在这篇里的设定是长发吗?

-------------

油纸袋散发出来的热度融在怀中,在快要入冬的季节,这样的温暖让人感到无比沉醉。遥渐渐慢下小跑的步伐,害怕把袋子里细嫩的鱼肉颠散了。

渐渐能看见船的影子,不远处好像站着正在交谈的两个人。虽然看不清,但其中一个应该是百太郎。另一个人是谁,遥心中没有头绪。两人随说不上是远离了京都,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怎么说也不可能见到熟人。

难道是错把百太郎认作船夫了?

他一边想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一边慢慢地朝前走,直到看见那人搭在肩上的茶色长发。

是橘真琴。遥突然停下脚步,不知道是该前进还是后退。如果百太郎不在的话,他大概会丢下油纸包扭头就跑。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现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他内心的情愫过于复杂,因此在好好整理好这些莫名的情感之前,他并不想和真琴见面,尤其是在这种逃命的关头。

隐约觉得真琴不是来捉自己回去交差的,可思来想去也这一个可能性,不然他怎么会大老远跑来这里呢。

百太郎大概不认识真琴,他只从御子柴清十郎那里听过他的名字,想来没有见过本人。橙发的“船夫”显然注意到站在此处一动不动的遥,把手举在空中,开始朝这边大力挥手。

而站在一旁的橘真琴没有任何动作,仅仅是垂着头站在那里,也不往他的方向看。

见他没有反应,遥给自己壮了壮胆,继续走过去。

 

“遥(ハルカ)!这个小哥问能不能和我们一起走一程,我觉得反正顺道,就答应了!”

遥离他还有好几步远,百太郎就已经按耐不住开始隔空喊话了。

 

他不明白真琴为什么 要撒这样蹩脚的谎,百太郎不认识他的样貌也就算了,他和自己相处多日,难道还指望自己装作不认识他吗?

没有作出回应,遥在百太郎身前站定,颇有保护他的意思。身后的人还一点自觉都没有,一直吵着:“遥?你怎么说嘛?可以吗?”问个不停。

真琴缓缓抬头,尽管早就用余光瞟到了遥的反应,亲眼看见他的身体表达出如此排斥的信号后,他的难过被悄悄地转化成了怒火。

也许是因为注意到两人之前非比寻常的氛围,即便是百太郎也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了,“诶,你们该不会认识吧?”

“算是。”

“真是过分,好歹是在一张床上睡过的关系。遥难道不记得了?”

遥还是头一次听见对面这个男人用如此阴阳怪气的语调说话,“你别乱说。”

“是,我是乱说。反正我也没指望过你记得任何事!”

百太郎被这出乎意料的展开惊呆了,站在一旁手足无措。遥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情绪激动,于是转头叫百太郎先回船上。橙发的青年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你怎么了?”

“遥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就走了?”

这也正是七濑遥感到心虚的一点,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便道:“这不管你的事吧。”

“哈,说的也是。我没有资格过问你的选择,也没有资格决定你的去留。就因为我是调查这件事的人,所以比不上一个初次见面的小鬼吗?!”

 

旁边的蓬船里传出“我才不是小鬼”的声音,但是两人无心理会。

 

“这和百太郎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有拿你们作比较。你冷静点。”

真琴突然沉默下来,与之前质问的样子相比像是两个人。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一会儿,遥原本觉得他忍受不了追问他的真琴,现在才发现他更受不了这诡异的寂静。

 “怎么不说了?”

“遥没有想问的吗?问我昨晚和宗介去了哪里,是如何找过来的?”真琴再度抬起头,声音中竟然带着一丝哭腔。墨绿色的眸子盛满了热切和隐忍的悲伤,他直直的看着遥。

遥无法承受如此炽热的视线,将眼神转移到掩盖着地面浅土色的粗糙木板上。

“问了也不见得你会告诉我吧,”遥低声道,“不是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么?只告诉我对你们有利的部分,然后观察我的反应。如果这次也是这样的话,我宁愿什么也不问。”

眼中的热切被遥的话语浇灭了,真琴不作声,但眼睛还是牢牢的锁在遥的身上。遥知道他不说话的原因,那是因为自己所说的是事实,而他找不到理由来反驳。

真琴张了张嘴,却到底还是没有出声,最终把所有想说的话化为一抹苦笑。

“看来遥是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啊。”他似是自言自语道。

“这些以后再说,”长发披肩的武士看起来很是憔悴,他昨晚应该奔波了一整夜,眼底是青黑色的眼圈,“快走吧,川岛派人来追了。估计不久之后就会搜到这里,我听说你们之后要往南走。也好,这样的话也许我们之后还能再见。”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在你愿意的情况下。”

 

“你总是这样。”

“?”

“自顾自得说一通我听不懂的话,之后便想逃走,让我一个人被困扰。你以为这样就把选择权交给我了吗?你这胆小鬼。”

这么久以来一直压抑着自己,其实心里并不是没有话想问他,也不是不想告诉真琴自己的行踪,只是出于对当下情况的考虑,和自己赌气一般的心情,迟迟没能把自己的内心告诉他。

“遥,如果你与另一个人最珍视的记忆,在他眼里什么都不算,你会难过么?”

“这……当然会啊。”

“自从见到你之后,我每天每夜都很……”

他还未说完,几十丈开外有一艘小船靠岸了,一个武士行头的人下了船,看到这边的情形,大喊道:“橘!你果然是叛徒!”

“该死。”真琴拧眉咒骂。

“遥,你快上船,这里我先挡着。”接着他一把将遥推上船,然后快速地解开拴着船的粗绳,将船退离岸边。

百太郎听见外边的动静,赶紧走出船篷,拿过船桨开始划。

 

琴师半跪在船头,焦急的问:“那你呢?”

真琴已经和追来的那人打了起来,武士刀在太阳下反射的亮光刺得遥眼睛痛。他却始终无法将视线挪开半分。

这时不知从何处又冒出来两个人,三人将真琴围在中间缠斗。绿眸武士渐渐体力不支,就算是遥这个完全不懂刀法的外行人也能看出来真琴是在硬撑着,为自己争取时间。

“真琴……”

他的身体根本吃不消,两人还住在一起的时候真琴就每天都在为案子奔波,每天睡得很少,昨晚更是一整晚没有休息,搞不好连饭都没有吃,这根本就是……

遥不忍继续想下去,他求助似的看向百太郎。而对方此时正忙着划船,无暇顾及。

今天的水流似乎比昨晚更加湍急,遥只是回了个头,再次看向真琴的时候,那人似乎离他又远了好几丈。看着他越来越招架不住的身影,遥竟有种想脱了自己衣服游回去的冲动。

“遥?!你干什么?!回去会死的!” 百太郎收浆的时候猛然看到遥开始解自己的腰带,大叫出声。

“可真琴他!他快撑不下去了!”

正说着,一把利刃从茶发武士的腰侧飞速划过,遥隐约看见了空气中的血雾。那一瞬间被无限放慢,遥看见真琴因挥刀的动作在空中飞舞的发丝,看见那三个武士可憎的嘴脸,看见闪着银光的刀刃,看见刀刃上的血迹,看见缓缓倒下的真琴,看见他落入水中时溅起的水花,看见被血染红的水域。

一阵耳鸣在脑中响起。好像有谁在呼唤自己。但是什么都听不清。

直到身后一对有力的双臂圈住自己,他才反应过来如果不是百太郎,自己现在已经在水中了。

“这一带没有水草,不会被勾住。”他佯装冷静,对百太郎说道。

“没用的,他们会发现你在水里!而且水流太快了,就算你救到了他,也没有办法带他游回船上的!”

“难道你让我眼睁睁看着他死吗?!”

遥激动道,随即反应过来自己不过是在朝着百太郎发脾气,“……对不起,是我……”

“可是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去。他们想杀我,那就随他们杀吧。”

“遥先生!他是为了替我们争取时间啊!你这样不是辜负了他的心意吗?”

“如果他的心意是因我而死,那我决不会接受。”遥又开始解腰带,尽管这么说,也抱着必死的决心,可他并不想白白浪费自己的生命。

但来不及想更细致的办法了,再等下去真琴会因为溺水死掉的。

百太郎见无法扭转遥固执的想法,甚至打算动用武力把他留在船上了。他攥好用来绑船的麻绳,打算等待时机冲上去绑住琴师。

就在此时,一阵咳嗽声打断了两人紧张的心绪。

“咳咳,太,好了,咳咳咳……” 声音很虚弱,遥却还是清清楚楚地听见了真琴的声音。

他回头,竟看见船沿上牢牢地扣着一双手。真的是他!

“真琴!?百太郎快来帮忙!”

 

tbc.

ps: 写这一章之前写了一篇章节大纲,原本还担心字数写不够,结果完全爆了,剧情点才进行到五分之三左右。结果这一章也忙忙活活没有解开案情谜底,真是气人,但其实之前给的暗示已经挺多了,感觉能猜出个大概。

努力在下一章甜回来。

评论 ( 8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