チョウ

半吊子文手兼画手,真遥一生推
/我喜欢的人啊,他拍照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个v,闭着眼睛,笑得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还耀眼/

© チ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

【真遥】火龙(中)

 #童话梗:骑士真琴x火龙遥

 #前文请走头像吧www

------------------

 

橘真琴抬手随意擦了把脸上的汗,朝正在和他抱怨天气的婆婆弯了弯眼睛,"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他站在一家鱼铺门口,原本白色的门牌被太阳晒得泛黄。店主就是这位年过半百的婆婆的儿子,他要连着一个星期出门置办货物,只好把店铺交给自己的母亲打理。可她的身体受不了出海,橘真琴知道了这件事后便主动提出帮这个总是照顾着他的婆婆,偶尔出海打个鱼或是陪她晒晒鱼干。

 “真琴啊,辛苦你了,好不容易能休个假,还得帮我这个老婆子……"

 “婆婆,别这么说啦。"他腼腆地笑了笑,"在家里也没事,再说了,出海也挺有趣的。"

 "那么,这两条鲭鱼我拿走了。"橘真琴扬了扬手中新鲜肥嫩的鱼。

 "等等,"婆婆迈着小步子跑回铺子里,很快又出来,手上多了两个冰椰子。她拿了个布袋把椰子装起来递给橘真琴,"这个也拿着,你要是去见小遥的话,顺便也给他一个吧。"

 她笑起来,眼角的皱纹轻轻扯动,弯成了一个活泼的弧度。

 橘真琴微笑着道了谢,朝海边走去。正是七八月份,南方最燥热的日子,空气湿湿黏黏地粘在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背上的衣服也早已被汗水浸湿,浅蓝色的衬衫上晕着大片的深蓝色。汗水顺着眉角往下淌,划过皮肤时带来一阵细痒,他用力甩甩头,把那些烦人的汗珠甩开,加快了步伐。

前不久他才从一个年轻的渔夫手里买下了那间木屋,又认真把里里外外布置了一遍,作为他和遥见面的地点,他不出任务时也会小偶尔住一段时间。

有好几天没见到遥了,他提着布袋的手紧了紧 。

 

 

 七濑遥已经在木屋里坐着等他了,他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桌子上发蔫的野花。

他一直以普通人的身份和那个温柔的青年往来。他本没想要隐瞒,只是在他打算说出口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

橘真琴说,他是一名骑士。

魔龙和骑士总是有各种理由杠上,虽然他和橘真琴之前并没有夹着一个公主。

他只是担心看见橘真琴眼中的失望。

这个只从魔龙一族的历史书上了解过人类的年轻魔龙就这么开始钻起了牛角尖。七濑遥常听他那个好斗的表哥讲些先辈和骑士们战斗的英勇事迹,他火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战斗的欲望,“我要打败所有来挑战我的骑士!”

如此一来,他即便是对讨伐骑士毫无兴趣,骑士都是看了魔龙就会两眼发光像饿狼一样扑上来的讨厌家伙的形象还是在他的心里扎根了。

可真琴怎么能和他们相提并论啊,他想。

 

橘真琴一打开门,就看见七濑遥用左手撑着脑袋坐在桌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遥,久等了。我从婆婆那里带来了鲭鱼和椰汁噢。”他往厨房走去,放下手里的东西,“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他扯了扯自己的衣襟,赤脚走到厨房里,绕过橘真琴的腰侧拿了两个空杯,他小心翼翼地往里倒椰汁,清澈的椰水不时溅上他的嘴角。

“遥好像有心事的样子啊,可以说来听听吗?”

“……没什么特别的。”他舔了舔嘴角,椰汁的清甜席卷味蕾,冰凉的触感总算是为他消了些暑。他迫不及待先举起杯子喝了一小口。

“啊……这样啊。”橘真琴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显得有些空荡。

“对了,遥有听说么,前段时间沙漠的魔龙又去讨伐骑士了。中部骑士营伤亡惨重,所以可能会让我们东部去支援。”

 
“!!”不会是凛那家伙吧……

“真琴……”他朝橘真琴的方向轻微抬了下手,最终也没能像自己想要做的那样拽住他不太平整的衣角。

橘真琴伸手摸上自己后脑勺的头发,转过身面对七濑遥。

“遥不想我去吗?”

七濑遥摇摇头,不做声。

 

他知道松冈凛的战力有多强,他以庞大的体型,灼热的火焰,似乎永不枯竭的力量,能瞬间横扫一个骑士团。如果是骑士不依不饶,他也没有办法让松冈凛不去战斗,他更不想橘真琴涉险。

 
可如果参与这件事,自己魔龙的身份以真琴的头脑肯定是会知道的。

橘真琴摩挲着自己指尖的厚茧,最后还是把手放在了七濑遥的头上,不轻不重地揉了几下。
 

“我可是团里最强的弓箭手啊。”所以,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力量也意味着责任,这是他处在今天的位置上,必须要肩负的。

 “今晚吃香煎鲭鱼吧。”橘真琴听见自己这么说。

 “不要,今天吃味增的。”

 两人相视笑了笑。

 

 

橘真琴满足地用纸巾擦掉嘴角的油花,“我吃饱了! 遥的手艺还是那么好。”

 “我也吃饱了。”七濑遥起身把只剩下骨头和一点汤汁的盘子放进水槽。

 “待会来我洗就好了。”

 “好。”水龙头的水哗哗流淌着,从七濑遥修长白皙的手指滑落,他从墙上取下挂在海豚挂钩上的毛巾,随意擦了两下,再挂回原处。

 
“遥,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应该是一种更加自由的生物。”橘真琴仰面把头靠在浅色布艺沙发的靠背上,他眯着眼睛,睫毛如同蛾羽轻轻颤动。他抬起头,碧绿的眸子里装着一颗心的温柔,和三分之一的笑意。

 “……”房间里突然沉默下来,没有流水的声音,没有碗碟碰撞的声音,没有脚底和地板接触的声音。只剩下其中一个人稍稍加速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遥,其实上级的命令已经下来了。我必须去,作为增援骑士团的团长。”

 “有些话,我想告诉你。”

 “我喜欢你。在这种时候说,我真的很自私,可是,这份心情无论如何也想传达给你。”他走向七濑遥,在两个人几乎要紧靠在一起的时候才停下脚步,温热的呼吸擦过七濑遥的发顶。

“遥,把头抬起来。”他紧张地看着七濑遥慢慢面向他,却不肯和他有视线上的交汇,他抓着他的手缓缓贴向自己的左胸,另一只手轻抚上七濑遥的脖颈。

 
“看着我。”

 
快速而有力的心跳从掌心处传来,七濑遥却始终不作答。

更难说出口了,他不能欺骗真琴,不能在他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说:我也是。

 “我会等你回来。”他终于把目光投向橘真琴,拉过他的手,贴向自己的心脏。相同的频率。

“嗯。等我回来。”

傍晚清爽的海风从窗户的缝隙吹进,掀起了素色的窗帘,也吹散了两人身旁湿热的空气。

 

评论 ( 4 )
热度 ( 32 )